码迷,mamicode.com
首页 > 移动开发 > 详细

DISKBIOS:一个统一的混合OS容器和应用容器实现的方案设想(2)

时间:2020-10-09 20:33:28      阅读:32      评论:0      收藏:0      [点我收藏+]

标签:文件系统   deploy   结合   显示   alt   联合   使用   结果   运营   

本文关键字:将ovz用于应用级容器设想和dbcolinux fs用于os template设想,boot into chroot at system startup,将initrd做成自带livefs,ovz as chroot管理系统,livefs as metafs template to make linux an container os,为一个app配一个OS

在《DISKBIOS设想1:一个统一的实机装机和云主机装机的虚拟机管理器方案设想》中我们讲到利用ovz维护单机和云服务器环境统一其装机方案的设想,主要设想就是我们简单地制造出一个装好了带ovz的tinycolinux as pe环境(与硬盘上另一套tinycolinux共存),这样对于单机,我们可以用这个ovz作为pelinux维护后者,通过web方式重装/恢复后者的操作系统,对于服务器,我们可以在资源允许范围内虚拟出多个这样的硬盘系统并用于运营,同样以web/单机的形式管理后者,注意这里pelinux和硬盘linux,虚拟linux都设想为用的同一份tinycolinux rootfs。

想象是美好的,但我们并没有触及到如何使用ovz来实现《设想1》里的东西,在《发布一统tinycolinux,带openvz,带pelinux,带分离目录定制》1,2,3系列文章中我们讲到在tinycolinux上编译ovz和定制/system /usr分离式rootfs的过程在《发布dbcolinux上的cozylight》一文中我们把它称为dbcolinux,也并没有串联起ovz和tinycolinux rootfs。

那么这篇就是增强这些设想的详细内容且再进一步的过程了,来深入讨论一下,那么,将ovz tinycolinux kernel与dbcolinux rootfs结合起来,这样有什么好处呢,最终地,我们希望ovz在dbcolinux里究竟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?

对于问题1,因为pelinux是常驻的,包含了ovz的pelinux也是普通linux,我样可以以此为模板不断制造新的硬盘操作系统(the system0-systemx),这样的好处是我们能自定rootfs到/systemx下并boot into chrooted systemx的方式进入它,由此我们做到了OS级的虚拟容器且更轻便。。对于问题2,云服务器的本质就是各种容器和容器化,包括OS级容器和APP级容器,因为OVZ本身就是OS级别的容器所以通常认为它不能用来替docker这样的东西,但想一想docker那种用了分层文件系统的容器它只是将文件隔离在了各层,我们是否可以利用ovz本身的方式将OS虚拟视为应用虚拟,打造一个应用级的容器呢(共享内核,共享rootfs,仅应用容器自身的内容被放在这个容器)?这里的技术可以是:从system0开始,每一个新增的systemx都共享了整个机器的内核和rootfs,仅将应用的数据或程序放在这里,这样资源占用形式其实跟docker分层差不多。这样,一个systemx可以是OS容器,也可以是APP容器,看你怎么看待了,反正ovz使之oneapp oneos的理念做到了极致。

那么为什么一定需要这种应用级容器呢?为什么ovz和docker这样方式的ovz要共存呢?

举个例子,曾存在一种讨论,PC上的多桌面是不是必要的,一帮人认为多窗口多任务有了,多桌面实际上只是在同一个桌面开多个窗口,在窗口间切换即可。但实际上有了多桌面/虚拟桌面来归类这些窗口,在窗口粒度层切换其实也是很方便的,尤其对于一些需要保持多个任务在线,且满屏应用的PC使用者来说,,,,这有点像多显示器。多显示器更进一步,它是虚拟桌面/多桌面不需要切换的一种,扫视即可切换。

所以,正如多桌面多任务可以共存增益的道理一样,其实ovz这种OS级的容器和docker这种APP级的容器都是需要的(一个共存OS相当于上面讨论的情景中的多桌面,一个共存多容器相当于多窗口)都是需要的。诚如《带pelinux,带分离目录定制(3)》文尾讲的,我们需要使ovz成为应用级容器.

这里的技术细节会是哪些呢?正如上面不断提到的,所有的技术归宗于chroot+定制rootfs template来解释。我们可以把ovz想象成chroot管理器,必要条件是我们依然要在单机或ECS上装是linuxpe带ovz,并以linuxpe自带的rootfs为基础准备一套rootfs作为模板,通过mount源模板rootfs虚拟路径到systemx的实际路径一一对应建立所需具体rootfs的方式。pelinux livefs中的rootfs只是映射到了/hd/systemx,不破坏它作为管理系统和元系统的livemode。然后:我们设想kernel是bzimage,rootfs是initrd,它们二者由grub的linux指令和initrd启动,于是按照linux的启动技术:

我们可以使系统开始启动的时候就进入一个chroot(使用busybox的switch_root,pelinux所在/被清空,将/过继给了硬盘中第一个启动的rootfs — the system0),只是如果这样,那么往后的系统便无法按ovz的方式再开,当然通过其它途径再开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这样就失去了ovz的意义仅是一个单机dual booting方案,这类似于单机下多OS dualbooting的设想。dualing boot multios but anytime one os running),然而这不是我们需要的。

我们需要的是:不清空pelinux的所在的liveos,在它里面chroot分化容器:再使用chroot(exec /usr/sbin/chroot /systemx /sbin/init)或ovz的vz enter切换进入容器的方式。这样的话,我们需要为每个systemx下的busybox init进入的路径指定一个x,就如同为kernel提供一个chroot参数一样,这次因为我们是从已运行的meta pelinux中chroot,而我们定制的rootfs只从/system下启动,所以,我们要1,改从kernel到busybox级支持chroot,2,支持/system路径的参数化。

实现了这二者后,那么实际上diskbios可以叫anybios/containerbios了,单机下为bios for disk,容器或ecs下叫anybios/containerbios。


这样,在ecs上开多个OS,和利用chroot在旧安卓手机上安装linux这样的课题可以统一了。我发现老毛子在OS方面造诣很深,win10精简,reactos,还有这个linux-deploy,linux deploy也是那种同时运行二个linux的chroot,可以用usbwifi连网使PC与mobile同处一个局域网,且mobile作为移动nas代替我《一个设想:什么是真正的云,及利用树莓派和cloudwall打造你的真正云中心》提到的树莓派。

还有,我们在前面的文章中谈到couchdb使sql结果也得到持久,,实质为同步。既是一个dbserver,也是一个appserver,重点不是这个,我们还急待使cloudwall与elmlang联合,使cloudwall中inliner/ddoc的IDE环境中可以动态可视调视。。


github - minlearn下载,如找不到本文可尝试百度搜索本公号名字!!


(此处不设回复,扫码到微信参与留言,或直接点击到原文)

技术图片

DISKBIOS:一个统一的混合OS容器和应用容器实现的方案设想(2)

标签:文件系统   deploy   结合   显示   alt   联合   使用   结果   运营   

原文地址:https://blog.51cto.com/2192853/2540417

(0)
(0)
   
举报
评论 一句话评论(0
登录后才能评论!
© 2014 mamicode.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8772号-2
迷上了代码!